20191206 TGIF

  1. 一个人做到只剩了回忆的时候,生涯大概总要算是无聊了罢,但有时竟会连回忆也没有。
  2. 倘若现在让我想想小时侯的事情,恐怕不论是有意义的,还是没意义的我都会忘得精光。
  3. 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便会拍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
  4. 人呢,能直立了,自然是一大进步;能说话了,自然又是一大进步;能写字作文了,自然又是一大进步。然而也就堕落,因为那时也开始了说空话。说空话尚无不可,甚至于连自己也不知道说着违心之论,则对于只能嗥叫的动物,实在免不得“颜厚有忸怩”。
  5. 我想,这种照片现在是大约未必还有人收藏着了,尺寸太小,刀伤缩小到几乎等于无,如果不加说明,看见的人一定以为是带些疯气的风流人物的[裸体照片],倘遇见[孙传芳]大帅,还怕要被禁止的。
  6. 我总要上下四方寻求,得到一种最黑,最黑,最黑的咒文,先来诅咒一切反对白话,妨害白话者。即使人死了真有灵魂,因这最恶的心,应该[堕入地狱],也将决不改悔,总要先来诅咒一切反对白话,妨害白话者。
  7. 他所改正的讲义,我曾经订成三厚本,收藏着的,将作为永久的纪念。不幸七年前迁居的时候,中途毁坏了一口书箱,失去半箱书,恰巧这讲义也遗失在内了。责成运送局去找寻,寂无回信。只有他的照相至今还挂在我北京寓居的东墙上,书桌对面。每当夜间疲倦,正想偷懒时,仰面在灯光中瞥见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便使我忽又良心发现,而且增加勇气了,于是点上一枝烟,再继续写些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恶痛疾的文字。
  8. 我有一时,曾经屡次忆起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菱角、罗汉豆、茭白、香瓜。凡这些,都是极其鲜美可口的;都曾是使我思乡的蛊惑。后来,我在久别之后尝到了,也不过如此;惟独在记忆上,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他们也许要哄骗我一生,使我时时反顾。
  9. 只要对于白话来加以谋害者,都应该灭亡!
  • TGIF

    Thank God It's Friday! 感谢老天,总算到星期五啦!

    187 引用 • 3532 回帖 • 537 关注
1 操作
ferried 在 2019-12-06 09:13:56 更新了该帖
10 回帖
请输入回帖内容...
  • someone55059

    我天,字这么多。

  • mymoshou

    trollface 一看就不是程序员会写的

    1 回复
  • ferried

    鲁迅先生写的,但和我周树人又有什么关系

  • jishuqing

    第六条和第九条重复了。还有,程序员应该从 0 开始算trollface

  • adlered 1

    tcbk

  • buwangchuxin

    你们要找的是鲁迅,和我周树人有什么关系trollface

  • ZephyrJung

    上学的时候看不懂鲁迅
    后来想想各种暗藏杀机啊,尤其是人血馒头,至今各种常见

  • 88250

    每次看到鲁迅的文字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似柔和的坚毅。

  • ferried

    社会需要热血和批判!

  • nobt 1 评论

    树人的文章要从课本里移除了

    主要是移到高年级吧。 《风筝》好像被史铁生的《秋天的怀念》代替了,可惜。《风筝》这种亲人间的后悔之情常用,而史铁生那种悲戚的经历我是感受不来的。旧版人教版每次都忍不住要看看《风筝》,这么好的文章在部编版竟然不见了
    HollowMouse
请输入回帖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