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飞鸟行动 南城大学有新旧两个校区,新校区在河东,是学校的主基地,旧校区在河西,为学校教职工安置房和实验基地,学校设有定点通勤班车接送师生往返于两个校区。 “我说得没错吧,下班晚高峰直接堵在南城大桥上。”沈胖子圆鼓鼓的手指熟练地操作着走位射击,说道。坐在大巴车后排座椅上的苏文望着窗外的江景轻声回道:“不着急,天黑 ..

【接龙贴】《三易传》天命玄鸟(2)

第二章:飞鸟行动

南城大学有新旧两个校区,新校区在河东,是学校的主基地,旧校区在河西,为学校教职工安置房和实验基地,学校设有定点通勤班车接送师生往返于两个校区。

“我说得没错吧,下班晚高峰直接堵在南城大桥上。”沈胖子圆鼓鼓的手指熟练地操作着走位射击,说道。坐在大巴车后排座椅上的苏文望着窗外的江景轻声回道:“不着急,天黑之后行事更方便,再说了,坐在车里吹空调总比站在门外傻等要好吧。”

“说得也对,吃鸡更愉快。”沈胖子旁若无人地说道。

苏文摸出一个压得发硬的牛皮纸信封看着褪色但刚劲有力的字迹,仿佛看到了那个年代人们辛苦求生的模样。信封是苏文来大学报名前奶奶交给他的,嘱咐苏文按信封上的这个地址去找王教授,可怜年迈的老人家哪里晓得大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信封上的原地址早已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苏文在学校也是追根溯源跑了一个月才查到一丝有关联的线索,从考古学专业教师通讯录逐个打电话过去询问是否认识王景泰教授,没有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唯一听到王景泰这个名字后反应过度告诉苏文“没有这个人,不要再打电话来了!”的是一名叫周雪梅的肄业养病的南城大学老师。苏文找到周老师的公寓地址后决定冒昧造访一下对方,探查下周老师的态度是否另有隐情,从小看不惯苏文被人欺负的沈胖子自然是怕苏文吃亏,才陪他一路走到现在。

虽然之前在百度地图上查了卫星地图确定了公寓所在小区的大致位置,但是各栋建筑物极不符合科学规律的命名方式让苏文和沈胖子找了两圈才找到 B13 栋,一栋角落里不起眼的五层楼小建筑隐藏在院子里枝桠茂密的樟树下,隔着一道围墙外面是一个人造草皮铺就的大足球场,不少饭后纳凉的师生在塑胶跑道上散步。

沈胖子对着铁门外的足球场喘着粗气道:“待会过去踢上两脚再走,不枉费这么大老远跑过来。”苏文没接话,抬头望着五楼透出来的灯光揣摩着屋里是有人在。

“哔哔”一声,门禁的电子锁打开后,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奶奶佝偻着背慢悠悠地推开门,苏文几步迎上去替老奶奶把铁门撑开,低着头对老奶奶道:”老教授,您当心点,这铁门力道大,我帮您顶着。“

老奶奶抬头看了一眼苏文,见是个面目清秀的大学生,顿时和蔼地微笑着道:“谢谢你啊,小伙子。这铁门真不是个东西,装在这里尽挡人去路。”

沈胖子在旁边附和着道:“就是就是,大学里尽是学生还防备这么森严,装了监控不算,还装这没用的防盗门,尽是形象工程。”

老奶奶闻声还没回过头来,沈胖子抢上去接过老奶奶手里的垃圾袋,扶着老奶奶道:“老教授,您慢点,我来帮您扔垃圾。我跟苏文是来看望周雪梅老师的。”

老人家“哦——”了一声,看了一眼沈胖子,见是个人见人笑的圆饼脸,微笑着指向樟树说道:“对,小胖子,这个袋子里装的是垃圾,垃圾桶就在那边,你帮我提过去吧。”

看着沈胖子屁颠屁颠地奔向垃圾桶,老奶奶回头对苏文说:“小梅啊,她是个好老师,就是整天闷在屋子里不爱出来走动走动。导致这里”,老奶奶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有点不正常。”

苏文闻言,呆立在原地,怔怔地看着老奶奶摇着头走开了。

沈胖子跑回来,看着撑着门出神的苏文道:“怎么了?”

苏文回过神来,盯着沈胖子的眼睛道:“走吧,我们去球场转转。”

沈胖子愣了一下,心里打了个寒战,好久没有看到苏文露出这种冰冷的眼神了,上一次苏文露出这种冰冷的眼神,徒手将强收奶奶卖凉茶摊位保护费的街头混混撕得面目全非。上一次是奶奶的呼唤声将苏文从失控情绪中拯救回来,那这一次谁来唤醒愤怒到失去理智的苏文呢?

“好呀,我正想去球场里跑跑减减肥呢。”沈胖子假笑着搂过苏文,背后的铁门”砰——“的一声锁上了。

雨檐下的监控摄像头无声地跳动着忽闪忽灭的暗红色小圆点,注视着这一切。

暗处,盯着苏文和沈胖子离去背影的女子,抽出卫星电话的天线,拨通了号码:“老板,鲶鱼出现了。”

“明白,代号飞鸟,行动开始。”

1 操作
mfabian 在 2019-09-08 21:43:20 更新了该帖
回帖   
请输入回帖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