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宋代:李之仪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译文】 我居住在长江上游,你居住在长江尾底。日日夜夜想你,却不能见你,你和我啊... 同饮一江绿水,两情相爱相知。 悠悠不尽的江水什么时候枯竭,别离的苦恨,什么时候消止。只愿 .."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宋代:李之仪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译文】

我居住在长江上游,你居住在长江尾底。日日夜夜想你,却不能见你,你和我啊…同饮一江绿水,两情相爱相知。 悠悠不尽的江水什么时候枯竭,别离的苦恨,什么时候消止。只愿你的心,如我的心相守不移,就不会辜负了我一番痴恋情意。

【译文二】

我居住在长江上游,你居住在长江下游。 天天想念你却见不到你,共同喝着长江的水。 长江之水,悠悠东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休止,自己的相思离别之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歇。只希望你的心思像我的意念一样, 就一定不会辜负这互相思念的心意。

【注释】

选自《姑溪词》,作者李之仪。 已:完结, 停止 休:停止 定:此处为衬字。 思:想念,思念

【创作背景】

北宋崇宁二年(1103 年),仕途不顺的李之仪被贬到太平州。祸不单行,先是女儿及儿子相继去世,接着,与他相濡以沫四十年的夫人胡淑修也撒手人寰。这年秋天,李之仪携杨姝来到长江边,面对知冷知热的红颜知己,面对滚滚东逝奔流不息的江水,写下了这首千古流传的爱情词。

【简析】

李之仪这首《卜算子》深得民歌的神情风味,明白如话,复叠回环,同时又具有文人词构思新巧。同住长江边,同饮长江水,却因相隔两地而不能相见,此情如水长流不息,此恨绵绵终无绝期。只能对空遥祝君心永似我心,彼此不负相思情意。语极平常,感情却深沉真挚。设想很别致,深得民歌风味,以情语见长。

这首词的结尾写出了隔绝中的永恒的爱恋,给人以江水长流情长的感受。全词以长江水为抒情线索。悠悠长江水,既是双方万里阻隔的天然障碍,又是一脉相通、遥寄情思的天然载体;既是悠悠相思、无穷别恨的触发物与象征,又是双方永恒友谊与期待的见证。随着词情的发展,它的作用也不断变化,可谓妙用无穷。

timgjpg

感谢    关注    收藏    赞同    反对    举报    分享
4 回帖    
请输入回帖内容...
  • wenandlu      

    卜算子,我只认毛爷爷的咏梅

    1 回复 
    感谢    赞同    反对    举报    分享       评论    回复
  • PeterChu            

    这篇也很出名吧,高中时期要不是课本里,要不是其他参考书或者试题里绝对有这篇词,就算都没有,怕也有小姐姐写给你看的trollface

    1 回复 
    感谢    赞同    反对    举报    分享       评论    回复
  • wenandlu            

    这个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这首词我是见过的,但是我觉得跟毛泽东的咏梅不是一个 level 的,这首词太过于柔,柔得让人感觉不舒服,仿佛是一个单相思在哪瞎叨叨。而毛泽东的咏梅读起来就很爽了,既大气又不丢细腻,比如“犹有花枝俏”一句。

    1 回复 
    感谢    赞同    反对    举报    分享       评论    回复
  • PeterChu            

    哈哈,是的,太祖的诗词一向是大气磅礴的,课本里印象最深的三首词,其中《沁园春·雪》到现在我都时不时的念叨念叨,提气的很。 不过,这篇卜算子我也是很喜欢,人家情真意切,言之有情,确实值得千古流传的。

    感谢    赞同    反对    举报    分享       评论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