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孩子前途的,不仅仅是就读的学校,还可能是父母给予的压力与焦虑。 买下这套 60 多平方米、价值近五百万的二手房,何恩夫妇牺牲巨大。 公公婆婆卖掉了老家唯一的住房,大半年时间,辗转寄宿于亲戚家。夫妻俩省吃俭用,十年来挤出了一些积蓄,仍然杯水车薪。一向自立的何恩,迫不得已,开口向朋友借来五十多万,勉强凑够首付。 这么做 ..

中产家庭升学大战:700 万的学区房,说白买就白买……

本贴最后更新于 362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时过境迁

影响孩子前途的,不仅仅是就读的学校,还可能是父母给予的压力与焦虑。

买下这套 60 多平方米、价值近五百万的二手房,何恩夫妇牺牲巨大。

公公婆婆卖掉了老家唯一的住房,大半年时间,辗转寄宿于亲戚家。夫妻俩省吃俭用,十年来挤出了一些积蓄,仍然杯水车薪。一向自立的何恩,迫不得已,开口向朋友借来五十多万,勉强凑够首付。

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让 2018 年面临“幼升小”的儿子,能在该房屋对口小学——拥有重点中学首师大附中 40% 直升名额的八里庄小学(以下简称“八小”)成功入学。

2017 年底,办完购房手续,2018 年初,成功落户,何恩的计划一直在正轨上运行,直至 6 月中旬,符合学校录取第一顺位的何恩,毫无预兆地接到该小学“学位不足,将被调剂”的通知,计划彻底被搅乱。

林雨与她同病相怜。

原本挂靠在单位集体户,女儿幼升小对口小学便是人大附小亮甲店分校(以下简称“亮甲店分校”)。为了不让女儿“输在起跑线”,林雨卖掉了之前的住房,倾尽两代人积蓄,还背上四百万贷款,买下了对口八小的 80 平方米住房。

然而,一纸调剂书,女儿又被安排回亮甲店。折腾一圈,负债累累,一切又回到原点。林雨们心有不甘。

学位缺口达 8000 余个

“不好”的预感出现在 5 月 31 日,家长们翘首以盼的《北京市海淀区八里庄小学 2018 年小学入学登记通知》(以下简称《登记通知》)终于张贴公示。

与往年比,各项信息并无二致,何恩自认为万事俱备,直到眼睛扫过招生计划一栏,她僵住了。

今年,八小计划招生人数为 120,而过去三年,八小每年的招生人数,均稳定在 160 人。突如其来的缩招,人数高达 40,何恩略有些慌乱,她拿不准,自己是否会被排除在外。

但很快,她便冷静下来,作为第一顺位孩子的家长,她相信,所投房产不会辜负她的努力。

所谓顺位,简单来说,就是学校按照就近入学原则,录取适龄入学儿童时依照的先后顺序。一般来讲,房产和户籍都在学校划片范围内,房主和户主都是监护人(父母)的为第一顺位。父母有房无户(京籍)、房产属于四老、集体户等,则在录取中排位依次靠后。

在绝大部分家长眼中,“一顺位”孩子的入学资格,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也是近年来学区房火热的原因之一。不少家长,为了让孩子入读心仪的“优质小学”、“直升校”等,纷纷不惜斥资购买学区房。

为了成为第一顺位,2017 年年底,何恩在八里庄北里购入一套房产,并于今年年初完成落户。房户都有且一致,她信心满满地认为,自家孩子可以安全“上岸”(幼升小家长们的暗语,意指成功入读目标小学)了。

6 月 16 日,是北京全市适龄儿童到划片学校登记的首日,何恩一早便带着孩子到八小报名,仅一个上午,便已有 180 多名孩子完成登记,而这一数字,在下午蹿升至 300 以上。危机感卷土重来,何恩放下的心再次悬起。

第二天答疑日,学校负责人的一句“还没结果,等着吧”让家长们心里更没底了。当晚,各路小道消息在家长群中蔓延开来。有的说,年限卡在 2015 年,有的说,卡在了 2016 年。

卡年限,这是在学区房市场里摸爬滚打的家长们,最害怕面对的残酷现实。最近几年,在牛校扎堆的西城区、海淀区等,均传出过部分牛校、名校,一顺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录取时,将落户时间作为派位依据的消息,先落先派,派完为止。

“毕竟不是海淀区最炙手可热的学校”,一些买房、落户较晚的家长们仍然心存侥幸,互相安慰。

6 月 18 日上午,惴惴不安的家长们,相约来到海淀区教委门前,他们期待,能从教委得到一粒定心丸,却没想到,临近中午,收到了最令他们崩溃的调剂通知:

因八小入学需求严重大于学校学位承载能力,根据招生工作方案,您的孩子入学登记材料排序靠后,学区将协调您的孩子到其他学校入学,请您于 6 月 18 日下午 1:30 到八里庄学区管理中心办理相关手续。

当时同在场的家长林雨后来回忆,手机一振动,心跳就开始加速,打开短信,看到调剂俩字从手机屏幕里蹦出来时,整个人像被一记闷棍打懵,“之前的努力都白搭了。”

后来他们得知,录取年限卡在了 2017 年 2 月,按此推算,那个时间段买房的家长,几乎都是高位买入,“好些家长,十万元一平方米买的房。”

收到短信后不久,两位工作人员前来,邀请家长们来到区教委门卫室,开始轮番劝导。

林雨记得,工作人员告诉她:八小满员,但留给了家长三个选择——人大附小亮甲校区、定慧里小学与六一小学。出于对一顺家长的关照,人大附小亮甲校区为其预留了入学名额。若犹豫不决,待第二顺位、第三顺位签完字、择完校,也许只能去六一小学了。

家长们是如此形容六一小学的:风评差,在区内一直垫底,他们都不愿去。

“如果我们不签呢?”林雨抬起头,直视那位工作人员。“不签,那你后面再调剂,也许调到香山去。”同处一区,香山与八里庄相隔十几公里,相当于 15 倍从林雨家到八小之间的距离。

“那我还是不接受调剂呢?”林雨不死心。“再不调剂,你就只能办理延迟入学,今年别上了,明年再说吧。”

不大的门卫室里,学位不保的紧张气氛开始扩散。此时,离教委通知的办理调剂手续的时间已不足三小时,家长群体开始慌乱,有的准备缴械妥协。“让你感觉非常紧张,就是你不赶紧去的话,就只能去垫底了。”林雨说,“下午一点半,大家几乎都签了。”

何恩是“漏网之鱼”。调剂短信群发至家长手机时,何恩丈夫在单位加班,没能及时查看。但这份侥幸只维持了几小时,下午,调剂电话打来,“心都凉了,一下沉下去了,怎么就轮到我了呢?”何恩想不明白。

为了顺利入学,他们很早就对往年入学数据做了细致调研。2015 年至 2017 年,八小每年招生 160 人(4 个班),第一顺位及部分第二顺位皆能顺利入学,其中,最近的 2017 年,第一顺位报名人数超过 160 人,当年实招 172 人,一顺全部入学。

而今年,八小报名总数 300 余人,京籍 277 人,一顺 148 人,按照往年招收 160 人的标准,一顺全能覆盖。“我们的预测是对的,但他突然缩减一个班,大家就接受不了。”何恩说。

事实上,因为校舍场地有限等原因面临学位调整的学校不止八小一所,早在今年 5 月,海淀区教委便公开数据表示,2018 年海淀区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面临巨大的学位压力,预计小学入学需求将首次突破 3 万人,学位缺口达 8000 余个。

为上“牛校”倾两代人家产也要买学区房

“如果光是自己,住在哪里都无所谓。”原本,他们没打算进入买房的赛道,但儿子的出生,将教育的紧迫感一下子摊到何恩面前,她不得不提起精神,面对这场充满未知的淘汰赛。第二年起,她与丈夫踏上了寻房的漫漫路。

他们做过很多调查,海淀区北洼路、苏州街,何恩都实地考察过,有的户型看不上,有的预算够不着,最主要的是,片区内是否有优质学校,不仅指小学,何恩们的眼光,放在了六年后的对口中学上。

这也是她选定八里庄北里小区最重要的原因。它的对口小学八小,2015 年被确定为直升校,自当年起新入学的学生 6 年后可按 40% 的比例直升海淀“六小强”之一的首师大附中。

这是在“读好小学才能进好中学,读好中学才能考好大学”的朴素逻辑下,家长们削尖脑袋也想挤进去的名校。

也就是说,进了八小,“小升初”很大概率能安全着陆。无疑,这刺激了家长们敏感的教育神经,他们蜂拥而至,八里庄学区房价也一路攀升。

以何恩购房的八里庄北里小区为例,2014 年至 2015 年,小区均价维持在 3 万至 3.5 万上下,直升政策出台后,小区房价一路看涨,2016 年,均价已达 6 万,2017 年,均价直超 8 万,部分学生家长,甚至在 10 万 / 平方米的最高点入手,孤注一掷地去赌八小六年后的对口中学教育资源。

“调剂的学校和八小差得太多了。”何恩说,与心理预期的落差令她实在难以接受。

林雨理解何恩。原本女儿幼升小对口学校便是亮甲店分校。为了让女儿拥有更好的小升初资源,她和丈夫卖掉了之前的住房,倾尽双方父母所有积蓄,东拼西凑,付完三百多万首付,还背上四百万贷款,买下了八里庄北里时值九万一平方米的住房。

然而,一纸调剂书,女儿又被安排回亮甲店。

她自然想不通,“如果你有年限要求,可以提前说,有的学校也卡年限,我们就可以不买,但你又没提。”她忿忿道,“同一时间,其他地方的房,都比这里便宜。”她也看过单位旁边的新建楼盘,新房,七万一平方米,走路上班仅五分钟。

就是为了避开它对口的亮甲店,林雨选择了离单位更远、价格更高的二手旧房。只是没想到,兜了一圈,负债累累,一切又回到原点。

在教委调剂当天,晚到的何恩,坚持没有签字,签完的林雨,回头就后了悔。

这些仍不死心的一顺家长们建了群,试图为了孩子再努力一次。19 日上午,30 多位家长前往市教委,登记后被告知,已协调区教委处理,一行人又赶往海淀区教委。

家长们提出了两点诉求,一、与往年一样,开设四个班,保持 160 人的招生数。二、读不了八小,调剂到对口中学一致的北京海淀实验小学。

但最终,后者以学校满员为由被拒,前者以校方教室不足为由被驳回。“他说今年就毕业了三个班,(招收)四个班装不了。”几位到场家长回忆。但据他们了解,“以前也是(毕业)三个班,但是每年扩一个,把那些教师宿舍、教师食堂,每年占一个(作为教室),今年没地方可占了,所以说不行。”

家长都是有备而来,他们提出,学校还有三间功能教室可作改建,但校方回应,除一间计算机教室,其余两间存在安全隐患,均不能作为常规教室使用。而计算机室为小学办学必需条件,亦不能改动。

尽管家长提出了周边租用教室、由家长为学校集资买笔记本电脑等意见,校方也并未采纳。

第一天的商谈无疾而终。区教委答应,会在 20 日给出答复。家长们等了一夜,20 日下午,一位女干部走进会议室,向家长宣布了会议结果,没有教室,不能扩班,三所小学,由家长自行选择,“相当于维持原判了”,何恩们心灰意冷。

对于全国很多地方来说

幼升小注定是一场硬仗

近日被推至风口浪尖的石家庄教育部门。部分热点学校片区,因生源较多、学位有限,要求父母与孩子三人户口必须在一处,方能上片内学校,否则只能接受调剂。

要求一出,为了保住孩子在片内的学位,一些夫妻户口不一致的家庭,不得已采取“假离婚”的方式进行规避。

“平时也就五六对,前天我们办了 18 对。”2018 年 7 月 4 日,石家庄市裕华区婚姻登记处一位工作人员谈起最近“扎堆”的离婚现象向媒体坦言,“这两天离婚的人比平常多不少,有人说是为了孩子上学,别的我们也不好多问。”

珠三角地区也不平静。有广州网友反映,去小学验证资料时得知,幼升小报名人数已达 410 人,但学校只招 250 人,剩余学生将被分流出去。另有网友表示,自家房产是“学区房 + 学位房”,也不敢保证可以读到最近的总校。

今后若干年,学区房入学政策继续收紧、房户审查日趋严格或将成大势所趋。

选择妥协:“孩子的前途不能拿来赌气”

连日的奔波,仍未能叩开八小的大门,大部分家长泄了气,联盟摇摇欲坠。

在区教委,接待大家的两位工作人员,无论面对家长陈述道理,还是掩面哭泣,他们的态度均一致:太同情你了,太理解你了,你先平静一下。但平静之后,问题依然摆在那里。

慢慢的,一些家长不再出现,他们接受调剂,归于沉默。林雨和何恩还在执着坚持。

6 月 22 日上午,林雨与丈夫再次来到区教委,他们手写了一份《撤销原同意学区调剂入学申请》(以下简称《撤销申请》),在区教委工作人员的录像下,签字,递交。

随后,林雨走出区教委,将撤销一事告诉了仍聚集在区教委门前的其他家长,同时也发到了家长群,她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站出来。

但回应寥寥。有三四位家长打破沉默,希望林雨将撤销申请打印出来,大家一起签字,而不是单独提交,响应者也甚少。

没有人愿意当出头鸟,林雨理解,“他们害怕嘛,害怕被调剂去香山、六一,都想拿那两所学校保底。”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她也疲倦了,她再次回到区教委大厅,在他们临近下班时,尴尬地提出了请求,“那撤销申请不交了。”

一切又回到原点,家长群的讨论依然热火朝天,“但大家都接受现实了”,包括她自己,林雨有些无奈,但她理解他们,“孩子的事情,大家是一点风险都不敢冒的”。

何恩的八小梦也被戳破。7 月 10 日上午,林雨等家长陆续收到了孩子的入学通知书,尽管是调剂校,好歹有书可读。可何恩没有,她自认咽不下这口气,至今没有签字。学区几次打来催促电话,选择如故。

“要是上不了学,我就天天带着孩子找地方说理去。”情绪激动的时候,何恩甚至这样发狠。

焦虑蔓延至老人身上。每天下班回家,儿子的爷爷都会关切地问,“孩子的事儿怎么着了?”看到何恩摇摇头,他也跟着动摇,“哎呀,要不就这三个小学,随便选一个吧,远点就远点,我们到时候想想办法,别到时候孩子没学上了。”

三天后,一向笃定的何恩终于妥协。7 月 13 日上午,何恩签了调剂,当天下午即领到了入学通知书,没人会拿孩子的前途赌气,何恩也不例外,她败下阵来,自嘲道,“认怂了”。

卖学区房却占入学名额被判违约

刘女士购买了一套学区房,随后发现入学指标已被占用,她将卖家诉至法院,要求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市三中院近日宣判,判决卖家退还定金并支付违约金。

刘女士花 488.1 万元购买了王先生、张女士所有的一套学区房。双方签订的合同中约定,王先生、张女士需在 2018 年 3 月 1 日前将房屋内学区名额空出。如果出卖人逾期迁出户口,致使买受人无法实现购买学区房之目的,则构成根本违约,买受人有权解除合同。刘女士按约定支付定金 33.1 万元后,发现王先生夫妇已经使用了该房的入学名额,遂将其诉至法院,要求返还 33.1 万元定金并支付 33.1 万元违约金。

法院审理后认为,涉案房屋系学区房,王先生、张女士在明知教委出台了入学相关规定后,仍在涉诉房屋内为自己的子女办理了入学登记手续,导致刘女士的子女入学目的无法实现,其行为构成违约。刘女士有权依据合同享有单方解除权,卖家应返还买家已支付的定金,并支付相应的违约金。最终判决王先生夫妇返还 33.1 万元定金并支付 33.1 万元违约金。

法官提示,“学区房”作为较为特殊的房屋,购买目的较为明显。故此,如果出卖人未及时迁出户口并使用了入学指标,将导致买受人子女无法正常使用入学指标,出卖人有可能为此承担大额的违约赔偿。

法官建议买受人在签订合同之前,向教育部门了解核实交易房屋的学籍使用情况及入学指标的相关政策,可依据相应学校的入学政策,在合同中明确约定房屋对应的学籍指标归买受人使用,也可保留部分尾款作为迁移户口的履约保证金以敦促出卖人及时履行户口迁移义务。

6 回帖   
请输入回帖内容...
  • linker API 1 赞同  

    学区房花费巨大, 到头来和 P2P 跑路差别并不大.

  • UniVista 1 赞同  

    为了不输在起跑线,可又有何人知道所谓的起跑线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 wenandlu 1 赞同  

    神神叨叨的,就初中和小学那点知识量,哪里值得你们买学区房,自我感动罢了

  • linker API  

    没错, 其实没有起跑线.

  • yangyujiao 1 赞同  

    可能因为我没有孩子,所以我难以理解这种做法吗???

    你的孩子天天去睡觉打游戏。就是进了四中、人大附中、、、,就能进入清华北大了吗?

    总觉得能买得起学区房的家长,不应该想不通这点啊???

    起跑线还有比这更高的呢,打娘胎出来就没法比的,为毛要在小学上面费这么多得劲。。。

请输入回帖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