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3150790865png

傍晚时分,突然下起了大雨,好在是没有起风,看这雨势丝毫没有黯淡下来的架势,我心知今日看房的计划只能作罢,便也不在急躁。待到雨势稍弱,仰仗着卢先生那把逼仄的小伞,便在雨中游走了起来。平日用来踩水坑的鞋自然派上了用场,只是为了配合他人,也装作急切的样子小跑起来。公交似乎知道了人们的窘迫,也是三步并作两步,及时接纳了我们。也许是车内外恍若隔世,或者是不那么新鲜的空气,一路的旅途略感沉闷,闲思杂虑也不由得滋生起来。惊醒之时已是终点,窗外的雨也不争气的停了,心中难免生起一丝寥落。虽然平日衣服洗的极为勤快,惭愧得很,我的鞋却经常雨露未沾。便起了一个念想,回到家中,趁着诚意还在匆忙的宠幸了一番。也许是由于天气的缘故,唤起了我往世的记忆,山顶洞人雨天好眠,我也是。醒来时已是凌晨,心头的空落落在此刻散播开来。平日里诚心诚意的时间不多,只好吝啬的计算着自己可怜的时间和精力,不肯一分一秒被裹挟在人群里,涌向僵尸行军似的无望远方。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