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而志于学

吾为心所累
此身千穿百孔
钢铁为身 而火焰为血
血潮如铁 心如琉璃
心中疑惑已达千余
寻解数载而不得
不为死所知(即未曾败退之意)
未曾一次败退
亦不为生所知(即未被人理解之意)
未尝得一知己
曾承受痛苦得诸多感慨
其常仰望天空,独醉于孤寂之中
然而,留下的只有虚无
故此,此生已无意义
故如我祈求,得伊人心
则此躯,注定为心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