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 24 岁的自己

题图:叶开的手机

这张图是 2016 年除夕那天拍的,一家人在吃年夜饭,吭哧吭哧扒两口放下筷子跑去看烟花。

烟花很美,就是太短了。过年那几天睡得不踏实,半夜被炮声惊醒是常有的事,小城市很流行烟花爆竹,越闹腾越好。

要不是各大社交软件提醒,我真忘记今天是 24 岁生日。从 23 跨进 24,本质上是没有任何区别。

白天没时间写,尤其是这段时间一直在赶公司的视频项目,早先制定的时间倒推表也是一拖再拖。从未碰过的领域,像个傻瓜似得,只能硬着头皮上。

严格来说,目前这份工作是步入社会的第三份工作。创业公司出来,中间稀里糊涂转去传统销售行业,如今又回到创业公司,挺能折腾的。

24 岁个是尴尬的年纪,说还小是不要脸,往大了说哥哥姐姐又不高兴。直接把它当做一个数字,正好也是喜欢的球星(科比·布莱恩特)幸运数字。

一般来讲,遇到时间节点,人们喜欢用过往经历来形容,那我也是。你们别嫌唠叨,一年就啰嗦一回。

1

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之一是明白每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有 90% 是对别人毫无意义的。搁我身上,恐怕是 99.99%。

这听起来挺忧郁的,还带点负能量的气馁。表面上看起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真的,被社会糟蹋越久,越懂《乘风破浪》里面那句台词:都是小人物,活着就好。那些佩剑走江湖的人,至今还没见到,也可能是点背。

人模狗样的,说什么才合适?思绪万千,我也不知道该讲什么。昨晚半夜三点了没睡,爬起来,打开公众号,起了个开头,想不出怎么结尾。

我是不清楚你们的 24 岁是个怎样的状态,有人还没经历到,有人可能忘记了。因为健忘厉害,那就写下来。

2

为了回家给自己过个生日,掐着时间下班。天虹那家的面包坊,关店时间特别早,每次想吃他家的抹茶蛋糕都没口福。过生日少不了蛋糕,但一个人吃蛋糕是个麻烦事。

坐地铁,看手机,刷着刷着看到肯德基给我送了个生日专享优惠券,五折。心里寻思着,一边是蛋糕,一边是五折券。选了后者,理由说出来你们都不信。

蛋糕一个人吃,担心吃出眼泪;肯德基的那个套餐看起来热闹,老北京卷、辣堡、蛋挞还有好多。我知道吃不完,还是买了。

是不是看起来很热闹,像是全世界都给自己送祝福,满满的幸福感。

配餐经理问我堂食还是带走,我说带走,后面赶紧补一句:女票在家等我。临走的那句生日快乐,我听见了,但撒腿就跑。

3

人都注重仪式感,这个在《小王子》里面解释的很清楚: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

正常来讲,2017 年 04 月 20 日也是普通的一天,唯一不同,大概这天是祖冲之、希特勒、穆罕默德、梁思成这些大人物的生日。当然,还有许多跟我同一天生日的你。

2015 年结束学业,来深圳,两个年头,皮毛不是。所以不喜欢过生日,不喜欢庆祝,因为它是我出生、母亲受难的日子,那它就意义非凡。

印象中,第一次以仪式感过生日是在高中,朋友买了个蛋糕为我庆生。没吃,全糊脸上。

接下来你会非常清楚的看到,一个毛头小子的 24 岁,他经历了什么:

  • 2015 年 03 月—2016 年 06 月,加入初创公司蛋花儿网,浑身是劲。应该来讲,那段日子的工作与生活经历,基本甩了四年学校生活。给不给工作没关系,能留在深圳就行。

  • 2016 年 07 月—12 月,汇美影像工作的半年,其实没有半年。没有任何留恋,像极了拔屌无情的渣男。

  • 期间,完成了与皓哥、滕飞西南自驾游

  • 最要紧的是,遇见了

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就能很好的认清方向了。

里面还有很多社会经历,没写进去是因为抬不上面。就像填写一份履历,一定是最精彩的部分在里头。

人生的前半生,硬是给凑足了一千字。

4

生活像一本书,开头跟结尾是最有魅力的章节。不过没有书编排得那么有序,多数情况下,我们的人生,是在插队与被插队中度过的。

读书那会儿,要是被插队,铁定会怼上去,现在不会了。银行办事插个队,忍忍算了,兴许对方赶时间呢;超市结账,插就插吧,兴许对方赶着投胎呢。

不是不敢据以力争,是赢了又如何。

刚进大学的时候,我做过一个西藏计划。那会儿跟打了鸡血似得,每天在朋友耳边嚷嚷着坐上火车去拉萨。哎呀矫情的不行,一定要去趟西藏。洗涤心灵,人类太浮躁了。

6 年了,这份计划还躺在网盘里。计划是用来干嘛的?计划是用来打脸的。这份计划清单满是漏洞,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写去西藏尽量不要穿红色?

人的心,真的不是去哪里就可以净化的。上个月的入职体检,照个胸透,医生问了我是不是抽烟太厉害,我家是爷孙三代不抽烟啊。心太黑了,去西藏净化净化有效果吗?

其实 24 岁的年纪刚刚好,大学舍友四个,两个已经扯证,良辰吉日已经板上钉钉。

你要问一个人过生日怎么过?

一杯红酒配电影,在周末晚上,关上了手机,舒服卧在沙发里。

等等,明天星期五。